11
22
33
44
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automotive engineering research institute co., ltd.
601965.SSEC
上交所主板上市企业
12.28CNY
2018-12-10

华东区巴山论语总裁峰会系列报道之新能源汽车篇(二)

2018年11月30日,由中国汽研研发中心主办的华东区巴山轮语总裁峰会在苏州成功举办。来自吉利、奇瑞、上汽、华菱、江淮、奇点、零跑、敏安、众泰等我国华东区域主要车企的总裁、副总裁级的客户代表出席了会议。
  长达4个半小时的会议中,与会代表围绕传统汽车与新能源汽车的产业政策、产业链现状、市场发展趋势、当下传统汽车及新兴汽车企业面临的严峻市场形势等热点话题展开了热烈的交流讨论。
 
  小编整理汇总了各车企代表的精彩发言,近期陆续推出。

  新能源技术 、政策、法规及市场趋势的观点和看法
 
吕林 
华菱汽车 总经理助理兼发动机事业部总经理 

  华菱一直做重卡发动机开发,我们面临的问题也一样,排放升级,压力特别大。内燃机的技术唯一目标就是提高热效率,国内水平在190克/千瓦时,欧洲能做到180左右,欧洲下一步目标是170,进一步要做到150。到150克基本上靠内燃机解决不掉,必然会和电动化进行结合才有可能实现。
  从欧洲发展来看,内燃机和电动化结合是大的趋势,我们公司也做了纯电动和混动的研究,纯电动已做了三年却不敢卖,从机制角度来说销售是有一定风险的。目前我们感觉混动短期内对重型商务车来说可能是结合一点的方案,这方面的研究也在进行。
 
朱林 
博郡汽车  副总经理 

  博郡汽车成立于从2016年,研发中心设在上海,在底特律有一个北美的分中心。生产基地一个座落在南京江北新区,一个是上海临港,在Tesla对面。
  博郡规划了三个平台,简称为ABC,目前在研第一款车型是B级SUV,另外还布局了电池,在淮安投资了一个电池厂。续航里程跟电池有很大关系,所以一开始布局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电池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面。
  整车的设计过程中,我们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严格按照产品汽车研发体系去做。博郡的产品出来可能是2020-2021年了,那时候补贴可能已经非常少了,所以一开始定位就不是奔着补贴去的,产品规划第一款车型开发周期设定36个月,而不是24个月或者18个月。
 
李开国 中国汽研 董事长  

  协同合作,共对压力
  2016年老讲新造车势力,到今年说得比较少了,为什么?我一直有一个观点,没有新造车势力,汽车行业只有新的加入者。新加入者必须要对汽车工业保持敬畏之心,汽车工业欢迎所有人加入,因为融合发展是汽车工业的必由之路。
  2017年关键词叫焦虑,为什么焦虑?法规的不确定性,政策的不确定性,市场的不确定性,让整车CTO不知道怎么做车了。
  2018年又有一个关键词“压力”,其实压力之后大家都有一个共识,也就是合众新能源戴总讲到的协同合作。
  为中国汽车市场过去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两位数,今年可能是28年来第一次出现负增长,这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没有过的。但是1400万民营企业解决了中国80%的就业问题,意味着80%的产业从业者或者是社会从业者工资在下降,他的消费信心严重不足。这是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不完全统计,老百姓的负债率是年收入的300%,也就是老百姓企业没有钱了,存款变少了,负债变多了,这一系列问题的叠加造成了消费者购买能力的下降和购买信心的不足。
新造车合作伙伴融资困难,为什么?A轮,B轮,C轮,是讲热闹,讲概念,讲PPT,你到D和E的时候可能就要看到车了。今天合众也好,绿驰也好,都在讲他哪一年公布车卖出来,因为我不能再讲PPT了,讲PPT融不到资了,正是因为这些压力,还有中国所有的汽车人对未来汽车方向和政策的理解趋同认识了,四化基本上形成了共识。
  去年特别焦虑,今年压力特别大,因为日子不好过,新的伙伴们融不到资,老的伙伴们效益在下降,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盈利能力弱,未来投入的手段和资源禀赋是不足的,想投没钱了,所以只有合作。
  我们的合作是不是能达成?在哪个层面上合作?这就是需要讨论的问题,也是我们组织巴山轮语的初心,希望能够为企业间的协同合作建立一个平台。
 
问与答Q&A
 
张农  合肥工业大学汽车工程技术研究院院长 
问:为什么电动汽车不用多档变速器?如果没有补贴,充电桩的设施不完善,电池既贵又不耐用的条件下,那能不能在车上带一个增程式发动机? 这样一个非常针对性的增程式发动系统,成本又有限,为什么国内不做?它的瓶颈又是在哪里?
中国汽研李开国:
  回答张农老师的两个问题。从新能源汽车发展来讲变速器是一定要用的。新能源汽车最贵的除了电池就是电机,变速器里面最主要是铜,铜在未来肯定是会涨价,电池从532变成632再到811就是为了降低材料费用,最有效办法是提高电机转速,转速提高1000速,铜减量8-12%,不用减速器的原因是高速噪声技术还没有完全解决。如果做成一体化,把铜线也减掉,对新能源汽车来讲能降低1200-1500块钱的成本。
  第二个增程技术的问题,为什么纠结?因为我们没有小排量低噪声的发动机,没有内燃机效率超过40%的发动机,没有电压变频技术。你可以是电动车,也可以说是混合动力车,做混合动力就得认真去做。
 
罗福强  江苏大学汽车工程研究院党委书记
问:江苏大学目前面临一个招生难题,新能源车的发展势头及宣传力度双强的形势下,学生都不愿意学习传统动力。可实际上11月8号的世界内燃机大会上国外很多知名的专家教授做预测,传统的动力总成,传统的内燃机再过30年到2050年预计还有85-90%的途和使用量,也就是说传统的动力总成还有很长的深入期。但国内目前的宣传导向对学生的影响非常大。希望李董明示一下怎样才能让学生有继续学习传统动力的意愿。
中国汽研李开国:
  这个问题不用担心,只要有企业在坚守,就会有人才流动和需求。另外,新能源汽车理性发展只是时间问题。
 
徐有忠  奇瑞股份汽车 平台总监
问:关于汽车环保生态、健康方面,感觉国内法规相对比较宽松,国际的法规相对比较严,企业如果单独做这方面的研究很难,但是从行业来说,由中国汽研牵头拉动企业一起做类似的课题可能能够进一步做到,在健康上面比别人能够做得比较前沿。
  原来一直说新能源给空气更保洁,但很多学者也提到它的电的来源很多都是火力发电,只是转移了一下排放的终端而已;电动车的电池的处理和回收目前依然做得不是特别理想。这方面李董事长也提到说中国汽研一直在做,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不是也要考虑电池未来怎么回收,包括电的生产,也是社会责任吧
中国汽研李开国:
  徐总的问题问得很好,关于技术路线图的指标,中国的电能发改要求火电一定要降到60%,以后新能源汽车的全生命周期里如果能源结构调整到60%以下,碳排放指标里新能源汽车是有优势的。


联系电话 关注中国汽研
关注中国汽研
导航